首页 > 征文
记着这些话
日期:[2016/9/29] 作者:[宝山党建] 阅读数:

记着这些话
机关党工委 徐仁耀

  1974年10月16日,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那天的下午,在我老家罗泾公社沈家大队高椿树小学的一个教室里,召开沈家大队党支部大会,讨论发展我入党的问题。面对同宅邻村的三十多位党员同志,我有些紧张,因为在场的好多都是我的长辈,其中还有我的父亲。宣读完入党申请书,额头鼻尖已渗出了汗水。讨论和表决的过程很顺利,举手表决一致同意发展我入党。因为当时入党没有预备期,两个星期后,罗泾公社党委批复:批准我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记得支部大会的当天晚上回到家里,母亲一脸的喜悦,破例煎了几个鸡蛋,还把我哥叫回来一起吃晚饭。父亲的表情比较复杂,说话语气有些凝重,具体说的原话我记不清楚了,主要意思仍然记得,就是要我“能吃苦,肯吃亏”。父亲的话是有针对性的,尽管那个年代各方面比较艰苦,但因为在我年龄之上有两个姐,一个哥,所以家里家外的苦活累活都由他们干了,偶尔有点什么好吃的东西,他们也会让给我。久而久之在父亲看来我吃不起苦,也不太肯吃亏。兄长是在部队入的党,那天跟我说了几句话,大概意思就是他这个党员是做出来,作为党员应该多做点,做好点。
  “能吃苦,肯吃亏”,“多做点,做好点”话语再简单不过了,理解意思也不复杂,但真要完全做到还是很不容易的。在之后四十多年的工作学习和生活中,父兄的教诲影响着我。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上、中期,中学毕业后回乡种田,做过生产队长、民兵连指导员、大队党支部宣传委员等最基层的工作。每天和其他社员一样出工劳动,记同样的工分,写篇发言稿,组织一次民兵活动等都是在收工之后的时间里完成的。那时候不觉得苦和累,也不感觉吃亏。七七高考考入示范院校,毕业后回罗泾老家当小学老师,一年后任村校校长。那时候的校长和其他教师上同样量的课,要主持好学校的教育教学,还要关注全校十几名教师、两百多个学生的吃喝拉撒,每天都第一个到校,最后一个离开。村校的校长没有任何待遇,我却乐在其中,从不计较,还因为名额限制,让出过增加半级工资3元5角的机会。教学质量还不能比其他老师差,“多做点,做好点”是应当应份的事。在罗泾任教之后,工作岗位又有几次变动,这些调动都是上级组织决定,本人坚决服从。
  我们生活在和平年代,共产党员不需要经受枪林弹雨和严刑拷打的考验。相比之下,工作任务重一点,待遇可能差一点,这无需计较。多做点工作,把工作做好一点,也完全是应该的。在担任单位党支部书记期间,培养发展了多名青年积极分子入党。在与他们的交谈中,我经常说:“共产党员不是荣誉称号,入党也不会有特别的待遇。相反入了党,需要付出的更多,各方的要求会更高,有时候可能还会吃亏一点”。也就是要“能吃苦,肯吃亏”,要“多做点,做好点”。
  人们常说“一次正确的选择,可能会成就一生的辉煌”。我没有大的成就,也没有特别的辉煌之处,但我由衷感慨:加入中国共产党是我一生中最正确的一次选择。如今父亲年届九十,过着平和安详的晚年生活,兄长也从国企退休多年,本人也到龄退休。我们三个老党员在一起谈得更多的是新旧社会的对比,改革开放前后的变化,谈争取入党时的激情,入党后的坚守和付出。同感我们党的伟大正确,同感选择入党无怨无悔。
 

    微信
[打印]  [收藏]  [关闭]
   相关信息:
  《力量》 [17/07/20]  
  《1800多个电话连起的工作热线》 [17/07/20]  
  《我愿做一个平凡的人》 [17/07/20]  
  《广电人把支部放在了心坎上》 [17/07/20]  
  《责任》 [17/07/20]  
  《“格格”乐做志愿者》 [17/07/20]  
  《用一辈子时间去当兵》 [17/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