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征文
入党那年我二十三岁
日期:[2016/9/29] 作者:[宝山党建] 阅读数:

入党那年我二十三岁
张庙街道 叶惠麟

  小时候,常听父母说人生三大事:小学入队,中学入团,工作入党。然而我是在走上社会后加入共青团,二十三岁时才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一员。
  我是六八届的高中生,1969年我随“一片红”远赴云南西双版纳傣乡,成了一名插队入户的上海知青,一年后又从傣乡竹楼走进了勐海发电厂,我珍惜来之不易的工作岗位,努力学习积极上前,刻苦钻研业务技术,用汗水和心血谱写自己的人生路。那天刚下班,驻军代表卢副营长把我叫进了办公室,郑重地把一份《入党志愿书》交给了我,激动得我连夜给远在上海的父母打长途,让他们分享我的欢乐。
  两星期后,大红喜报在三部宣传栏上张贴了,我风风火火地挤到榜前,“阿车、邢丽丽……”入党名单上竟没有我的名字,当时犹如跌进冰窖,脑子一片空白,也不知道是怎么走进队部办公室,望着部队首长,我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卢副营长扶着我坐下,低声问道:“小叶,你家庭还有什么问题没有讲清楚?”我摇摇头说:“家里就爸爸、妈妈、弟弟和我,没有不清楚的!”“还是再问一下的好!”听了卢副营长的话,我又一次挂了长途电话,妈妈听后顿了一顿,然而缓缓地对我说:“孩子,我是干部,下放劳动过,现在也‘解放’了,你爸爸是本份的店员……。”
  过了一个月,卢副营长给我看了一封信,是妈妈写给部队领导的:“……他外公是康有为的学生,从小学医,县试后入选清宫当过太医,他外婆在宫中唱过戏……”我终于明白不能入党的原因了。信中还写着:“不过在我结婚前就逝世了,孩子什么都不知道。孩子长大了,要走自己的路,为了孩子的前途,我愿意与孩子脱离母子关系……”顿时,我泪流满面,扔下信冲出大门,向着远方大声地喊叫着:“我要妈妈,我也要入党!”整整几天我吃不好睡不着,反复思索着一个问题“重在政治表现难道只是一句空话?”
  在卢副营长坚持下,他和张班长做我的入党介绍人。那年七月一日,二十三岁的我和几位新党员郑重地站在党旗下,举起右手向党宣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宣誓后,我兴冲冲地回自己的宿舍,好几个职工同志围过来向我作贺,他们中有上海知青,有民族兄弟;我知道,从这一刻起,别人就会以党员的标准来看待我了。我是党的人,要为党工作,为党增辉,珍惜党员的称号,认真学习努力工作,几年后发电厂成为了全省学大庆的先进集体。
  “砥节厉行,秉志不回”,这是我在入党誓言后默默地向党保证,四十多年来,我无私地为党工作,尤其在“传承中医药文化,弘扬中医药传统”中作出了自己的奉献; 退休后,我继续在社区中发挥余热当好志愿者,几次获得市、区关工委和街道的表彰和奖励。
  如今我已是奔七的老人,然而相聚在党旗的情景我依然记忆犹新,我终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拥有了两个母亲——一个养我的妈妈,一个教育我培养我的中国共产党!
 

    微信
[打印]  [收藏]  [关闭]
   相关信息:
  《力量》 [17/07/20]  
  《1800多个电话连起的工作热线》 [17/07/20]  
  《我愿做一个平凡的人》 [17/07/20]  
  《广电人把支部放在了心坎上》 [17/07/20]  
  《责任》 [17/07/20]  
  《“格格”乐做志愿者》 [17/07/20]  
  《用一辈子时间去当兵》 [17/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