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征文
难忘入党那一天的承诺
日期:[2016/9/29] 作者:[宝山党建] 阅读数:

难忘入党那一天的承诺
友谊路街道 彭宗安

  1974年7月24日,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这一天,我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而使我同样难以忘怀的,是我入党那一天的承诺。
  1971年秋,我调到永乐公社担任团委副书记。公社党委把我安排到最贫困的莲花大队峦山生产队驻点。这里的社员大都寅吃卯粮,收割晚稻后就要四处借粮度日。公社领导到峦山指导工作时,看到喜人的庄稼长势,听到群众对我的连连赞誉,认为我很有培养前途,在我递交入党申请书的四个月后,即1972年7月,就让我填写了入党志愿书。这年上半年,天遂人愿,峦山生产队早稻获得了丰收,增产了8000余斤。
  当时,干部中滋生着一股浮夸风。在公社召开的产量分析会上,莲花大队党支部书记以十分肯定的口气说峦山增产了20000斤,瞒报了12000斤。我不能默认这个说法,尤其想到公社有规定,增产的生产队要增加卖粮任务,而峦山缺粮那么严重,还要多卖超产粮,社员们仍然要饿肚子。快散会时,我鼓足勇气如实报告了产量,并郑重声明没有瞒产。不料,公社分管农业的副书记把脸一沉,冲我说道:“你怎么知道他们没瞒产?!”我说:“峦山的情况我是最清楚的呀!”他又将了我一军:“你用哲学观点解释一下,峦山为什么不瞒产?”我真是撞了南墙不回头,脱口而出:“既然有瞒产的普遍现象,就有不瞒产的特殊现象,峦山就在这个特殊现象里——不瞒产!”散会后,我在会议室独自呆了许久,心里后悔不已。后悔的是,我在会上没有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既维护群众的利益,又能避免与领导当众“对撞”。
  1972年9月,县委组织部的负责人来公社考察我的入党问题。有人反映我最近在大会上跟领导唱过反调,我这次入党就因此失之交臂了。而这个时期,干部队伍出现了青黄不接的现象,因此提拔了大批青年干部进入县、社领导班子,但我因没有被批准入党而原地踏步。然而我没有气馁,仍然保持了一个青年干部蓬勃向上的朝气。第二年,峦山仍然大幅增产,社员吃饭的问题得到了解决,我蹲点的大队团支部,成为全省先进团组织。
  1974年7月25日,公社书记找我谈话,神情庄重地告诉我,组织部已批准我加入中国共产党。我激动得心潮滚滚,思绪飞扬。尽管我入党的时间推迟了两年,尽管我失去了多次提拔的机会,但终于进入了党组织的怀抱,在这个世界上,对我来说,还有什么比这更珍贵,比这更神圣的呢?我当即表示,我一定牢记党的宗旨,生命不息,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不止!
  白驹过隙,我入党转眼已有42年了。在这42年里,我一直践行着我入党那天的承诺。例如我从1995年起,担任了县委党校常务副校长,在六年任期里,连续三次荣立三等功,还在全省党校工作会上作了教学经验介绍。退休后,随子女来到上海。从2010年开始,先后担任了友谊路街道群众性理论宣讲团副团长、团长。这期间,为了使每一堂课成为“精品”,有时甚至通宵达旦查资料、写讲稿。在我70余次宣讲中,我都能做到脱稿讲、站着讲、倾情讲。是什么原因能使我保持这种精神状态?那就是,我没有忘记入党那一天的承诺!
 

    微信
[打印]  [收藏]  [关闭]
   相关信息:
  《力量》 [17/07/20]  
  《1800多个电话连起的工作热线》 [17/07/20]  
  《我愿做一个平凡的人》 [17/07/20]  
  《广电人把支部放在了心坎上》 [17/07/20]  
  《责任》 [17/07/20]  
  《“格格”乐做志愿者》 [17/07/20]  
  《用一辈子时间去当兵》 [17/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