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山党建网 > 新闻中心
公安局长:备课三章
——记“任长霞式公安局长”、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局长姚志荣
作者:[] 阅读数: 日期:[2007/5/31]

  午夜的月色亮得分外皎洁。不过,他总觉得,宝山的地域大,宝山的天空似乎也要比中心城区空旷得多,心事浩茫连广宇,在这样的月夜里,人的心境也不由因此而澄净、而旷达起来。
今夜,他又没有回家。

 

第一章 一员

  近五年时间里,对宝山公安分局局长姚志荣来说,不回家是最普通不过的事情。尽管家住杨浦,从宝山回邻近的杨浦,汽车油门一支,用不了半个小时,但他还是不常回家。局里的工作多,破案追逃需要靠前指挥,信访工作需要一线协调,日常事务需要及时处理,还有,他得读一点书,思考一点事情,做一点警务笔记,时间就显得不够用了。一到夜里,在办公室里,常常就可以静下心来,静下心来就可以去除白天往往有的那种浮躁。他利用夜间撰写的“浅析公安督察暗访工作”、“试论督察工作轮岗交流机制”不仅获了奖,还被编入了公安部的《警务督察理论与实践》一书;“带黑社会性质的有组织犯罪研究”被收入了《犯罪与犯罪控制》一书;“公安基层处置重点疑难信访件初探”一文还获得了公安部“贯彻十六大,全面建小康,公安怎么办”理论研讨会论文三等奖。2002年,刚刚到宝山任职的那一个月里,他几乎就没有回过家,全区16个乡镇、街道要去走访,23个派出所得一个一个地沉下去作调研,从“三罗”地区(罗店、罗南、罗泾)到“两岛”(长兴岛、横沙岛),真可谓是“马不停蹄”了。时值盛夏,一阵风一阵雨的,进了岛难保就可以按计划出岛,也好,就与派出所的值班民警夜聊,这样可以多掌握一点情况,一本厚厚的笔记本很快就记满了,沉甸甸的。不过,那里的蚊子可真是厉害,他没少带红肿的疙疙瘩瘩回来。“熟悉了就好了。”派出所的民警当时这样对他说。与蚊子“熟悉”了就不咬人了,呵呵,有这种事体?他开心得大笑:不与派出所民警夜聊,什么都聊,对一个素昧平生的局长,他能有这样的幽默?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他今夜的不回家当然不是为了赏月,而是为了明天,明天他得走上讲台,明天他要给上海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即将毕业的学员授课,授课就该备课,该准备得充分一点,否则,算是什么客座教授?!
  前些天,他收到了上海公安高等专科学校的聘书,一份001号的聘书,他被聘为学校的客座教授,在其“教”就要授其“课”。于是,也就定下了开讲第一课的内容:如何做一名新时期合格的人民警察。题目是校方出的,校方领导对他说:这些听讲的学员至多只有两个礼拜的时间就要毕业了,就要走上工作岗位了,在他们离校之前,听一听一个从警几十年的警察、一个“任长霞式公安局长”的授课,对他们来说是大有裨益的。他一个格楞都没打,爽快地答应了下来。可在答应后的一段时间里竟会抽不出一点空来备课,这是他没有想到的,而开课的日期已经越来越近,他不禁有些坐卧不安了。政治处的同志得知后,自告奋勇:姚局,这有何难!果然就在几天的时间里拿出了一份讲课材料来。应该承认,这份讲课材料准备得详尽而又规范,人民警察的定义和任务,不同时期对人民警察的要求,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做一名合格的人民警察应具备的条件,如何做一名新时期合格的人民警察,四个章节十分连贯,文字也流畅,执笔的同志真是用了心思的,可他读了好几遍,总觉得激动不起来。假如真要从理论上去阐述,他相信,学校的老师一定会讲得比他更有条理、更为透彻,既然要这样讲,何必要让自己上这个讲台呢?可是,不这样讲,又该怎样讲呢?
  其间,他接到了两个电话——
  一个是过去的黑龙江农场场友打来的,说是场部门前的18棵青松都还在,已经长得很高很高了……他曾是黑龙江黑河地区花园农场的副场长,被称为是18棵青松中的一棵,青松树苗也是自己亲手种下的……
  另一个电话是警务督察队的同事打来的,说是上海警务督察队成立十周年了,准备搞个回顾活动……他曾是警务督察队的第一任队长,至今还记得成立仪式是在外滩陈毅广场举行的……
  对对,就从自己的经历讲起吧。讲自己在农场的经历,讲自己从警的经历,讲自己的成长,讲自己的感受,讲自己对当一名人民警察的认识,讲自己怎样不断地改进和完善自我,讲今天所为,也讲明天之想……

  火车与铁轨之间金属的摩擦声至今还铿铿锵锵地响在他的耳边……
  从上海到哈尔滨的火车整整开了三天三夜,下火车吃了顿晚饭,便换了火车前往北安,又是一个整夜,到北安后再搭卡车,颠簸了三个小时,才算到了花园农场。一下车,腿都软了,都不知道怎么走路了,而眼前的“花园”也只剩下一个称谓,没有花,也没有园,有的只是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一片茫茫。这时候,才明白当自己报名去黑龙江时父母为啥要暗自垂泪了。那年,他16岁,还没有成年,在父母的眼里,甚至还只是一个孩子,怎么能够只身去一个那么遥远的地方呢?在那里又怎么能够生活下去呢?家里兄弟姐妹七个,他是老六,是最小的男孩,一生下来,父母就叫起了“毛毛”,在本地人的习俗里,“毛毛”是最亲的小名,是掌上肉,眼下,这个“毛毛”离开了从来都没有离开过的家,怎么能不让父母潸然泪下、牵肠挂肚呢?
  他给父母去了第一封信,说是“不用担心,一切挺好的”,到了才两天,他就北方化了,本来可以说“一切都好”,也可以说“一切蛮好”,可他偏偏说“挺好”。当然,这“挺好”是需要“挺”出去的。翻大田,赶大车,北方人什么都喜欢往大里说,但对他,却一直称作“小个子”、“小瘦子”。不过,这只是称呼而已,其实,都知道他人小心大,也都喜欢他人小心大,身上总有那么一股子不甘落后的劲儿,于是,入了党,提了干,直到应该回城的时候,老场长还执意挽留他说:“你留着,我这场长就让你当。”
  为什么要提起这段往事呢?他要说,在那种艰苦的条件下,我啥个苦没有吃过呢?他可以对那些年轻人说,不要怕吃苦,“苦其筋骨,劳其心志”,吃苦的过程也就是磨炼自己意志的过程。
  回了上海,街道安排他去街道团委帮忙,一天6毛钱,一个月才15元多一点,比在农场还少。因为是农场干部,他的月工资是34元,比职工高出2元,现在的问题倒不在于工资的多少,而在于他只是在街道“帮忙”,最终还是里弄生产组的组员。可机会终于来了。一天下班,进得家门,在家等他的当地派出所的黄所长开口就问:“想不想到公安局去工作?”说心里话,当警察,他连想都没有想到过,一时只能无言以对,好在黄所长善解人意,留了一个余地给他:“你不用马上回答我,给你两天时间,想好了来派出所找我。”他没有等到两天,而是在第二天一早就去了派出所,他想好了,因为在全民单位工作总比在街道里弄生产组要好,再说,穿着警服也神气。黄所长说:“那好,你就准备参加文化考试吧。”说起文化考试,他可是一点也不怯。为什么?原来1976年恢复高考时,农场里的许多老知青就开始了文化温习,他呢,也就跟着学,秉烛夜读,从“有理数”开始学起,从“定状补”开始学起。人家是温习,他是学,这是实话。说是说69届初中生,其实根本就没有学过多少初中课程,让家里寄来的自己的初中课本都是崭新崭新的,与人家老三届比,用北方话来说,就是“差老鼻子去了”。参加了两次高考,报的都是上海的名校,都差了11分。后来回忆起这段往事,他说:你晓得为啥两次考试中差的分数竟会一样吗?11,就是要要,就是暗示我要加倍学习啊!有过那段时间的突击补习,他对自己即将面临的语文、数学、政治三门考试,心里有底。果然,顺利地通过了考试,至于政审,当然不会有问题,于是,就开始了他的警察生涯,这是1979年7月15日。
  为什么要提起这段往事呢?他要向学员们坦白:“说起来就这么简单,我从警当一名人民警察,从一开始,确实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确实没有多么高的思想境界,因为我当时所处的历史环境不同,我的正确的从警思想是在进入公安机关工作以后才逐步形成的。”
  他理解这些年轻的学员,从他们身上,他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样子,想到了他和他的同事们27年前在一警校、也就在这里参加新警培训班时的情景,他当时的心情可能与在座的各位同学一样,渴望尽快地走上公安工作岗位,实现自己的抱负。这种理想、心情以及感觉,他都能理解,但是警校的学习毕竟不能替代公安工作实践,实践出真知,实践出感悟,一句话,合格不合格,要想,更要做!

第二章 一员与一支队伍


  要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对一个新时期的人民警察来说是这样,对一个公安分局来说也是如此。你知道公安机关肩负的三大任务吗?对,巩固共产党执政地位,维护国家长治久安,保障人民安居乐业。你知道公安部党委提出的要提高的四个能力吗?不错,提高维护国家安全的能力,提高驾驭社会治安局势的能力,提高处置突发事件的能力,提高为经济社会发展服务的能力。可是,又怎样内化为对自己的要求呢?
一个月的调研结束了,带着那本厚厚的笔记本,他从“三罗”、“两岛”回来,就召开了第一次中层干部大会。
  会上,他说起了调研中的一件事情:那天,他与基层派出所的一名民警交谈,谈起其他分局在“争先创优”中的种种举措时,那名民警脱口而出:“我们宝山警察是乡下警察,哪能好去跟中心城区的警察比呢?”这是什么话!什么叫“乡下警察”?难道“乡下警察”就不是警察?对警察的要求和考核难道还有城乡之分吗?他当时就想问出这一连串问题来。可是,对一个在无意间说了一句真话的普通民警,他为什么要咄咄逼人呢?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他知道,这名民警的想法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想法。他宽容地笑了一笑:姑且就承认“乡下警察”这种说法吧,那么,你就甘愿一辈子被人叫作“乡下警察”?
  会上,他做了一次测试,摆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到年底还有四个月,我们大家有没有信心评上2002年度优秀公安局呢?没有人应答,这原本就在他的意料之中。没有人应答,但他看见在座的人都在面面相觑,他知道大家的心思:要评上优秀公安局,难!43个考核指标,分ABC三级,必须达到41个A级、2个B级,必须在年初自我申报,年终考核时达不到自我申报的级,不仅没有考核分,而且还要倒扣。不说别的,光是这一年都过去三分之二了,这个时候来谈这个问题,是不是开玩笑啊?
  不,此刻的他可没有心思开玩笑,他把话头一转,又问:“大家记不记得前一阵我们打击铁路扒车哄抢团伙的事情?”事隔一个月还不到,况且又是姚局到任后指挥的第一个战役,啥人不记得啥人就是白痴了!
那时,他刚到宝山没几天,就接到了一个情况反映:宝钢特殊钢公司运送生铁的火车缓缓经过铁道弯口时,总会有一批人跳上火车去,将车载的生铁往下扔,而另一批人就在铁路沿线哄抢,在一次次得手之后,这些铁路扒车哄抢团伙还公开宣称他们是“铁道游击队”。当时,他就拍案而起:“太猖狂了!”是的,他不能容忍在光天化日之下有这等奇事的存在:每年,价值几百万的国家财产就这样被肆无忌惮地哄抢而去;他不能容忍那些犯罪嫌疑人盗用铁道游击队的英名,向公安机关公开叫板,他们是“铁道游击队”,我们算什么!他记起了市局吴志明局长在他临到宝山分局任局长的前一天对自己的告诫:“宝山地处城乡结合部,外来流动人口多,治安状况较为复杂,你要有吃苦的思想准备。既然组织上把你安排在这个岗位上了,你就要尽心尽职地为人民服务,为保一方平安作贡献。”为什么不对这种犯罪行为露头就打呢?他简直不明白。但他听到了一个解释:公安和有关部门多次打击过,因为这些哄抢团伙流动性很大、组成人员复杂,所以整治的效果不大……他不想再听类似的解释,他即刻就成立了一个专案组,密取证据、锁定了犯罪团伙人员,在一个凌晨,他调集200多名警力,迅速包围了这个哄抢团伙所暂住的两个村庄,天网恢恢,20多名涉案人员落入网中。那是个多么振奋士气、大快人心的夜晚啊!
  这次行动,在座的大部分人都参加了,他不会再去重提整个过程,不过,他要因此而切入正题了。“在这里,我为什么要提到这次行动呢?”他望了一眼在座的同志们,语调沉重地说,“当时,一听到关于铁路哄抢的情况反映,我的思想上马上就产生了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连这些犯罪团伙都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可以在我们眼皮底下一而再、再而三地公开他们的哄抢?这个问题,我要想,在座的各位也要想。”
  他打住了话头,沉吟良久。
  各自都在想着这个问题,却又等待他最终和盘托出问题的答案,此时,他却出人意料地宣布了“散会”。一时间,大家坐着没动,就这样散会?都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会,似乎开得有些“虎头蛇尾”。不过,现在回过头来想他到任后召开的第一次中层干部会议,倒觉得当时他已经把该说的都说了。
至于有些没有点穿的事情,让在座的人自己去体会更好。

  他在黑龙江农场呆了10年,他的北方话自然说得溜,都记得他是这样描述宝山公安当时的精神状态的:“不骑马,不骑牛,骑着毛驴赶中游。”听到如此形象而又恰到好处的写照时,谁都憋不住地想笑,谁都没有想到这位当过市局警务督察队队长、当过纪委副书记的局长批评人也批评得这样儒雅、这样艺术!
笑一笑,十年少。他希望大家笑得起来,希望大家能有勇气作这样的自嘲。这样,他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提出“提升宝山公安‘精、气、神’”的口号来了。
  这是2003年年初,宝山区党代会上提出了“一年小变样,三年中变样,五年大变样”的奋斗目标,他一回到局里,就组织了大讨论,在大讨论之后,一份2003年工作计划制订出来了,针对宝山分局的实际,他坚持了“一年小变样,三年大变样”的宝山公安的奋斗目标。是的,他把“中变样”去掉了,不过,他心里清楚,他要去掉的不是这三个字,而是要彻底打破宝山公安原有的那个“小富则安、小进则满”的格局。
主动也好,被动也好,但一定要行动起来。
  一次曾经的局域网上的对话,至今已被引为了笑谈。那天,他在网上看到了这样的一个请求:“求求姚局长,帮我们减轻一点负担好吗?”他不禁哑然失笑了,突然间就想起听过的那次“拆字”来,拆的是“和谐”二字,把“和”字拆开就是“禾”与“口”,意即人人有饭吃;把“谐”字拆开就是“言”与“皆”,意即人人都可以畅所欲言。真有意思!他喜欢那种和谐的氛围,他也一直都在营造那种和谐的氛围。这不,民警把“求求”都用上了,好像自己有多么残酷似的!眼下,他要实施的是另一种“拆字”法,把“负担”两个字拆开来,赋予新的涵义,他回复道:“负起责任来,担起道义来,这是‘负担’两字的最新解释。”
假如说2003年年初时还有不少人对实现“一年小变样,三年大变样”这个目标有一点将信将疑的话,那么,到了2003年年底,这种将信将疑就发生了质的变化。那天,他从市里兴冲冲地赶回了宝山分局,他的手里捧着全市公安系统大练兵总分第一名的奖杯,迎上前来的分局干部将信将疑地问:“哦,阿拉是第一名啊?”他笑着“冲”了一句:“我捧回来的难道是人家的奖杯?”问话的干部不好意思地笑了。更让分局上下感到既惊讶又欣喜的是:2004年初,市局评选2003年度优秀公安局,宝山区公安分局在考核中达到了41个A级、2个B级,荣登光荣榜。
  “这应该成为理所当然的事情!”他说。他不是那种口吐“狂言”的人,绝对不是,但是,在这种时候,他需要振奋士气,鼓舞斗志,继续推进宝山分局的“争先创优”,他必须充满信心地说这句话,让这句话在宝山分局每一个人的心里回响。可对他来说,他的心上还镌刻着另一句话:“抓队伍建设,要有如坐针毡、如履薄冰的紧迫感。”
  当然,在宝山分局被评为2004年度优秀公安局后,他就不会再说那句“这应该成为理所当然的事情”了,他说的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2003年,他在宝山公安分局率先推行了干部竞聘上岗制、民警双向聘用制等一系列制度,两年来,这支队伍的精神面貌已经有了极大改观,队伍整体素质有了明显提高,他相信2005年度一定会出现“更好”的局面。事实证明了他的预计,宝山分局在又一次被评为市优秀公安局之外,还被公安部授予了“公安正规化建设示范单位”称号。
  时至2006年年初,知道又到了申报的时候,有些同志不无忧虑地对他说:“要求越来越高了,而人的高度是有限的。”他明白这些同志的言外之意,他只是作了一个比喻:假如我把市局的要求比作屋顶上悬着的一个苹果,你本来坐着,一伸手就能够着,要求高了,你要立起来才能够着;当要求更高的时候,你为什么就不能跳一跳去够着呢?当要求再高的时候,你还得设法去架一部梯子,这样想,你就永远都不会有够不着的时候了。
  为什么要对警校的学员们去说队伍建设的事情呢?一个民警是一支警察队伍中的一员,没有合格的一员,就会影响合格的一支。“不让一个民警掉队,不让一个民警丢掉饭碗”,这是他的心愿,当然,其精髓就是八个字:自强不息,奋发有为。

第三章 一支队伍与六支队伍

  他刚刚上任,就面临着严峻的治安形势:宝山刑事案件的发生率高居全市第三位。
  那时,泗塘地区老是发生白天入民宅盗窃案。
  他去过其中的刚刚报案的一家,看着被翻得乱七八糟的现场,看着主人一家因辛苦积攒的财物被盗而显得愁苦的脸,他的心里就有一阵说不出来的难过,他甚至都不知道怎样去安慰他们,真的,他该对他们说些什么好呢?而周围的居民对此议论纷纷,有些话说得简直难听之极,他不怪居民群众,一点也不怪,他们渴望得到保护的心情,他是完全理解的,何必要去计较他们出言的轻重呢?在一片议论声中,他有的只是一种负疚的心情。
  他心情沉重地走进了附近的派出所,同样,他也不想责怪派出所的领导和民警,派出所的警力实在有限,虽然这不能成为解释的理由,但却是明摆着的事实。
  他拎起了电话:抽调警力,加强治安巡逻,同时进行守候伏击!
  那时,在宝山街面,两抢案件时有发生。
  他见到过一位遭抢的老人,据说,老人从银行里提了款一出门,只见眼前闪过一条人影,手中提着的那只装有钱款的马夹袋就被抢了,还没等老人反应过来,那人早就跑远了,老眼昏花,再加上猝不及防,老人甚至都没有看清此人生就了什么模样。他见到老人的时候,老人正蜷缩在银行的门边,因为又气又恨,身子簌簌发抖,老泪纵横……
  他回到局里,立即作出了屯警街面的部署。
  还有,在一些娱乐场所,不时有寻衅斗殴的事情发生;在蔬菜批发市场,活动着欺行霸市、强收保护费的黑恶势力;甚至在殡葬行业都存在着趁人之危敲诈勒索的恶行……
  还有,动拆迁引发的群体性矛盾,企业与居民之间因种种原因产生的纠纷……
  一切,都需要随时出警。
  宝山社会治安已经呈现出的“四多一少”的状况:一是外来流动人口和导入人口多;二是“两劳”释放人员、闲散青少年和弱势群体多;三是因环保问题、动拆迁问题引发的群体性矛盾和纠纷多;四是刑事案件和治安案件的总量多,而警力则明显不足。
  宝山那么大,每个小区、每条街、每个重点场所都要派出警力,每个突发事件的应对、每次社会矛盾的解决都要派出警力,他的手下该需要多少警力呢?
  以这个问题,他问过民警,他们答不上来;他问过分管的副局长,他们答不上来;他问过自己,自己同样也答不上来。
  那么,该怎样来解决这一问题呢?“警力有限,民力无穷”,对他来说,无疑是一个启发。在经过调研、熟悉了区情之后,他坚定了一个信念:要维护宝山社会治安稳定,就一定要走出一条新形势下群防群治的新路来。

  说起路,宝山的不少路名起得真好。在市区,许多路名其实都是省市名,而宝山不同,譬如眼前的这条盘古路,就会令人想起远古时期开天辟地的神话,想起来都会撼人心魄:“左手执凿,右手持斧,或用斧劈,或以凿开。自是神力,久而天地乃分……”那种精气,那种神力,简直让人钦敬!
  可是,为什么要把盘古认定为一个个体呢,是不是可以看成是一个集体呢?他想,他从心底里希望凝聚这样一股“神力”,辟出宝山治安的新天地来。
  但他却没有想到加强治安辅助力量建设竟会是如此阻力重重。当他成立的五个工作组深入进行调研时,就听到了来自地区的不和谐音。有人说,“防控打击是你们公安的事呀。”有人说,“你们公安把工纠、联防、社保队员整合起来统一使用,今后乡镇、街道在使用上就不方便了。”更有人说,“成立辅警队伍?我们出钱,你们用人,这不是买了‘炮仗’给你们放吗?”话难听,他听了;脸难看,他看了;但他相信,只要认清了稳定与发展的关系,了解了公安“立警为公、执政为民”的一片用心,人们就一定会转变观念,支持这项工作的。
  一次次走访,一次次沟通,一次次协调,他以他的理念说服了原先并不理解加强治安辅助力量建设重要性的人们,他以他的热情和执着感动了原先对公安推进这项工作有所误解的人们。
  2003年4月30日,第一面治安辅助巡逻中队的旗帜飘扬在宝山的上空了。在随后的短短的两个月时间里,全区16个乡镇、街道相继成立了22个治安辅助巡逻中队,整合后的队员达到了2400人,在派出所民警的带领下,从事夜间的治安巡逻工作,增强了夜间及街面治安的防控能力。同时,在全市率先出台了《宝山区加强治安辅助力量建设实施意见》、《派出所治安巡逻工作考核办法(试行)》等项制度,为这支治安辅助队伍逐步走上正规化奠定了基础。一支8000多人的社区治安防范志愿者队伍、一支7100人的企事业、物业保安队伍、一支800多人的外口协管员队伍、一支130人的司法社工队伍相继成立,扭转了以往维护社会治安靠公安机关单打独斗、孤军奋战的被动局面,形成了全社会齐抓共管、综合治理的合力。
  “我们有六支队伍!”说起以公安为主力军的这六支队伍,他感慨良多。感慨良多还不如以数字说话:六支队伍形成齐抓共管、综合治理的合力后,至今共协破各类刑事案件886起,协助查获治安案件2390起,协助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4779人,每年全区刑案同比下降都在5%以上,创建“平安宝山”的工作思路得以体现,宝山人民群众的安全感日益提高。
  此刻,他站起身,望着窗外浸润在一片月色中的盘古路,他的心中凝聚着一种精气,他的体内积蓄着一种神力,是的,在这条路上,有他的今天所为,也有他的明天之想。
  为了明天,他今夜没有回家,他要备一堂“如何做一名新时期合格的人民警察”的课,讲给警校的学员听,也讲给自己听……

[打 印]  [收 藏]  [关 闭]
   相关信息:
  · 服务世博 争当先锋——区文广局召开以“世博先锋行动”为主题的创先争优活动工作会议 [10/06/11]  
  · 宝山部署以“世博先锋行动”为主题的创先争优活动 [10/06/07]  
  · 上海基层党建网发出倡议:从身边小事做起,做文明观博的先行者! [10/06/02]  
  · 宝山区结合实际抓好干部选拔任用工作四项监督制度贯彻 [10/06/02]  
  · 宝山区大力开展“讲党性、重品行、作表率”主题教育活动 [10/05/27]  
  · 宝山区新任副处级领导干部集体廉政谈话 [10/05/27]  
服务世博  争当先锋——区文广局召开以“世博先锋行动”为主题的创先争优活动工作会议